A New Milestone

eternal-flame-AD
Mon, Apr 1, 2019
学习 
随想 
https://eternalflame.info/blog/2019/04/a-new-milestone/
CC-BY-NC 4.0
Comments

Bye Nanjing, Hello UT

他说羡你行过万里
平添人太多妒忌
却不知这风雪一程
有太多不容易

上周,小透明终于下定决心, confirm 了 UT Austin 的 enrollment,申请美本的旅程告一段落。 看着 Trello 上一个一个大学的 List 被 Archive 掉,回望这将近 6个月的申请季斗争时光,不得不说是一段值得回忆的故事。这篇文章可以说是小透明个人经历,建议和碎碎念的集合了,作为申请季的总结。

征程的开始

三月的小高考结束,申请季的生活正式开始。 其实当时小透明对申请几乎是一无所知,想到学校充满了各种要和自己申请同一个学校的大佬,心里是非常忐忑不安的。 小透明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慢热型的人——从小学开始就总是难以做到刚到一个环境就发挥出自己全部的水平,高中自然也不例外,高一的在校成绩可以说是有太多的遗憾了。不过因为标化还算不错的缘故,所以当时也没有太悲观。

ED 的选校是个一波三折的经历,当时主要在 CWRU, RPI, U of Rochester 中纠结,当时留学咨询那边极力鼓动我们选择前两所,但是因为治安和就业影响力的问题始终不能接受。 Rochester 的难度相对大一些,但是它自由的学术方向和诱人的研究机会让小透明很快就迷恋上了这座学校。 最终我们决定 ED 申请了 U of Rochester

EA 的选择就较为轻松了,毕竟没有 admit 后必须要 enroll 的限制。 我们先定下了 UW-MadisonUIUC 作为 EA 的目标学校。 因为有学 CS 的想法,但因为自己校内成绩不是很有说服力所以小透明自己和顾问那边都觉得不能主申请 CS专业。 本来顾问的意思是早申请全部选择 Biology 的。 不过后来因为顾问那边说这两所够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小透明一时也有些自信过头。于是打算把 UIUC 的专业改成 CS (因为 UIUC 进去了以后想转专业基本没有可能,我也不想在那里读 science)。 同时本来打算多申请几所的,但过于自信觉得多申也是浪费,也就没有在另外申请 EA 学校。

闪烁的星光

早申材料的准备是一个相对轻松愉快的过程。小透明没有拖延症,是一个事情在 Kanban 上不赶紧消除就难受的人,所以面对三个学校的文书当时就决定全力尽早把它们结束掉。 那时後小透明的申请材料还是较为自由的,帮我审核文书的外教和小透明有着非常相似的兴趣,聊起来很愉快而且也很支持我。

小透明非常想有个机会能够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在与外教一起共同努力大半个月之后,我们终于在文稿上达成一致。小透明最终写的是一篇关于长跑的经历教会了自己去直面困难、自主思考,和为做到前两者,为自己的隐私权力斗争的故事。定稿的那天小透明反复检查了自己的文书,读着读着就像另一个自己出现在自己面前介绍一样 —— If this is not a vivid description of my story, nothing could be.

Rochester 的附加文书的过程让我更加增强了对这所学校的喜爱。文书的题目中的这一句话非常戳中我的心:

You’re showing us your “ability to do” in this application. Please describe also how you apply your “powers to things needed to be done.”

当时小透明就觉得自己有说不完的话——要说开源开发的经历,最重要教会小透明的就是从会写代码到用代码真正解决人们的问题这中间的一环。 写完这一篇文书,小透明对 Rochester 的热爱到了空前的程度——每天都要去查有没有任何 Update, 把 Rochester 的网站差不多翻了个遍。

早申有些遗憾的地方就是怀疑 Rochester 的面试没有弄好,虽然准备了很多但是因为觉得这个学校比较喜欢宽松的氛围所以穿着没有特别正式,结果到了才发现只有小透明一个没穿正装= =。 不过到底对结果有没有影响就不得而知了。

早申的时间其实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充裕——毕竟所有文书的选材都要从零开始,而且还没有写作经验,所以本以为自己申的少应该很轻松,其实还是在 deadline 前四五天才完成文书(虽然后来知道其实拖到最后一天的大有人在)。

申请提交之后就是等待 review 了,早申的 review 时间还是比较短的——11月前提交,12月中旬获得结果。

沉重的阴霾

出结果的那一天是我的生日(国内因为时区问题,所以小透明实际过生日的时间是出结果的前一天)。记得那天和朋友玩到很晚才回家,到家发现 UIUC 给发了一封生日祝贺。 当时调侃的说看在是我生日的份上就 admit 我吧。

早上醒来的时候,信箱里等着的是来自 UIUCRochester 的两份 deferral。

要说这事是否出乎意料,其实并没有很出乎意料—— UIUCCS 专业是出了名的难申请, Rochester 也是在小透明的学校每年录的人数远没有申请的人数多。 但是那天心里还是非常难受的——花尽了心思想要表达出自己对学校的喜爱,最终收到的确实冷冷的 defer —— 好比现实生活中和一个人讨论问题,说了大半天的想法希望能够得到对方的回应, 而对方只是冷冷地说一句:「再说。」

不过 UW-Madison 还没有出,本来是打算那这个做保底的,毕竟这个学校在我们学校一向是大范围的 admit 的,所以当时也没有特别绝望,大概两天之后也就好一些了,开始着手准备 RD 的事宜。

心灵的囚牢

UW-Madison 也给了 deferral 的时候,头皮开始麻了起来。 后来又听说顾问那边的学生8个录了6个的时候,小透明完全不知道哪里出现问题了——自己真的成绩不够嘛,也许相比大佬差了一些,但不至于完全没有竞争力吧; 文书也花了大量的心思去写,绝对是一个相当形象的个人;或许就是运气问题?但人们从小就教育小透明永远不要用运气去为失败找理由。

小透明实在找不到出问题的原因,只能疯狂的去工作来缓解这种空虚和失败的感觉——school research; essay writing; document uploading…… 没有事情的时候也自己学习 coding 。或许自己足够努力就可以得到上帝的满意了吧。 要说有什么当时自己感觉后悔的事情就是高一的成绩有些不好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为此能够做什么呢?就算给一次时光旅行的机会把高一重新上一次,自己就拿到好成绩嘛?

因为早申阶段得到了三个 indeterminate 的结果,RD 阶段小透明完全失去了方向——应该申请什么级别的学校?要不要申请加拿大的学校作为 backup? 最终只能广撒网式的申请——加上早申的三所,一共递交了22份申请,从全美排名20到60开外和加拿大两所大学都做了申请。

RD 的准备工作就显得比早申更加有序、快节奏了。有了早申的预演,小透明对整个申请的流程控制也比较有把握了,于是上了 Trello 看板管理申请进度。强烈推荐,RD 学校真的很多很多,自己可能一不留神就忘了要上传一个 financial document 啥的,一个看板可以很好的让看出有哪些工作现在是可以做的;哪些是在等大学或顾问的回复;哪些快到截止日期了;哪些学校已经完成材料准备可以提交了。

靠着长跑的经验——小透明告诉自己,一个难受的前半程不一定代表后半程不能超常发挥。那时候虽然自己的心情非常糟糕,基本每天就是坐在计算机前忙,一闲下来那种四面八方的压力就立刻侵占了内心,但生产力没有收到很大的影响,也算是跑步让小透明掌握的独特能力了。

咫尺的断崖

自我封闭的日子大概持续了大半周的样子,那段时间其实也说不上有多不适,毕竟一连拿到包括梦校在内三所学校的 deferral 估计没有人不会难受一阵子。

情况急转直下是在几天之后,毕竟早申的情况很严峻。家长也或多或少会有所担心。

妈是能理解小透明的焦虑的,几次说道申请她都只是象征性地问问——小透明知道妈是信任自己的,小透明也相信作为一个成年人,父母只能是一个 advisor 的角色,自己对自己负责是基本的责任。

爸也许也能理解,但非常想要给我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刚开始只是天天去和各种老师咨询,到家询问我每天的工作——哪怕是上传了一个 document,然后到家开时只要看小透明在他面前就希望启动各种「讨论」。小透明其实也早习惯了爸话比较多的特点,因为自己心情实在是不适合交流于是就一般都回绝了。事实上该分析的也都分析了,可以修改的地方小透明自己也会去修改,可是为了 resolve 一些 wild guess 去冒着抹去申请书完整性的风险就显得又浪费时间就不值当了。

冲突在十二月底的一个晚上终于爆发了,那天爸再一次提出了要看我的文书,我早有预料文书这个事情爸并不能给我多少建议,而且很有可能会爆发冲突,所以之前的几次尝试我都拒绝了。而那一天实在是没有办法,毕竟道理上说不过去——爸要看文书我也没有权力拒绝。

「难看。」

这是过了几分钟,小透明询问爸觉得怎么样的时候,得到的回答。两个字。

小透明知道爸只是说话不太注意用词,但当这两个字真的跑到耳朵里的时候,小透明还是再也无法忍受这几天的委屈了。

那天晚上,小透明迎来了空前规模的 Panic Attack,凭什么投入了这么多精力的文字,自己想法的真实表达就得到亲人一个这样的评价?申请的事情小透明自己也作了很多反思,担心没想到提醒一下是可以理解,但是天天重复着同样的明明已经解释过的「建议」,除了散播压抑和恐惧,还有什么作用呢?小透明不说话会获得一个「我觉得我们应该讨论下我们怎么解决一下我们的交流问题」;冷冷地回复就会获得一个「你就不能好好地说话嘛」;热情的回复会得到一堆除了恐惧什么也不能帮到的「建议与下一步规划」。

第二天,就像预想的那样,小透明得到了一个文档,名曰「申请于文书分析」。里面几乎把文书小透明所有想表达的东西都打上了修改符号:较为敏感;不太正面;和申请关系不大……还在我的申请上标注了各种「觉得不合理的地方」……但说白了都是个人的看法而已了,文书里每个人都是「艰苦奋斗」「品学兼优」「乐于助人」的「标准好学生」的话,那还要文书做什么呢?

那天小透明彻底崩溃了……爸没有付出精力嘛?付出了。他是好心嘛?是。按道理他理应获得回应嘛?是。 可是小透明付出的努力就这样被否定,一个把真实的自己介绍出去的机会就这样被一道个人想法组成的 bar 拦在了前面。 小透明真的很痛苦啊……如果说连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都要家长去 mask 掉自己的真实面目;自己辛辛苦苦准备的材料被从头「修改建议」到尾。

当对方在道德高处的时候,也许委屈的明明是自己,但没有人会对此表达哪怕是一点点的怜悯。 可是小透明做错了嘛,小透明只想向别人介绍一个不一样的自己啊。 或许小透明真的是个「敏感」「没有民族情怀」「没有一点爱心」的人,走到哪里只要展现了自己的真面目,都只会像瘟疫一样受到人们的驱赶? 这么一说家长就可以从人格和能力上替代小透明了,为什么不让家长替小透明活呢? 或者说自己除了实用技能真的是一无所有? 小透明开始害怕,害怕爸的说话声、脚步声、器物、哪怕只是拿起手机会看到的消息。 小透明憎恨脑中想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能够让他满意,改变世界的梦想似乎连改变家长都做不到。其实类似的事件经常上演,但那一次小透明感觉到了内心的断崖就在咫尺之外。

因为 panic 的缘故,申请 deadline 前几天小透明的生产力实在低下,还好之前工作完成的比较早,没有耽误事情。

漫漫的长夜

RD 等待的日子是漫长的。从十二月底要等到将近四月,其中任何时候都有可能会通知结果,也有可能预计的 notification deadline 前一天才会出。 毕竟申请也都提交了,爸也不能说什么了。大概一月中旬,因为收到了第一封 offer,小透明基本上摆脱了 panic,开始了平静地等待结果的日子。

等待的日子是难熬的,每天睡觉都想着明天起床邮箱里可能就是一封 decision。不过这段时间因为也做不了什么,所以就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兴趣的好机会——小透明在这段时间里刷新了自己的 5k/10k/half PR (unofficial),加入了 gotify,最高还冲上了 GitHub 日榜第二,周榜第四。

终点的旗帜

我的第一份 RD 阶段的 decision 是 U of M Twin Cities, 收到的时间远比我想象得快——12月31日提交申请,1月12日学校通知已经收到所有材料,1月15号收到了 admission letter。虽说不是理想的学校,但算是一颗定心丸了——至少有 offer 了。 虽然最终没有 enroll, 但十分感谢 U of M 能够如此快速的发出结果,让紧张的气氛缓解了很多。

第二份是来自 Purdue University 的,同样是 admit。是在年前收到的。Purdue 也是小透明很喜欢的学校,研究氛围很浓。这封 offer 小透明一直保留到了最后。

中间收到了很多学校(admit, waitlist, decline 都有),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也算是在意料之中,UC 申请的五所校区里除了一个 waitlist 全部是 decline,毕竟 UC 是一个人人都会申的学校,而小透明高中内部实在是不能 stand out。

UT Austin 的 offer 是在三月初收到的,算是一个出乎意料的 offer,本来看数据觉得这个学校很难申的,但现在把所有学校的 decision 排在一起,这个 offer 绝对算是一个 outlier。事后分析也许是因为德州申请有单独的系统,所以不像 RD 标准申请存在要在已经被早申的 applicants 啃了一大块的蛋糕里疯抢的情况。不过也有可能是自己的独特文书 stand out 了,这点也不得而知了。

三月二十五日,我决定 commit UT。申请季告一段落,大学生活的准备开始了。

实用的Tips

听小透明倾诉了这么多,小透明觉得还是应该放一些自己申请中得到的一些经验和教训,希望能帮到能够看到这篇文章的下届申请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