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ISTP的自述

eternal-flame-AD
Fri, Dec 21, 2018
性格 
随想 日常 
https://eternalflame.info/blog/2018/12/%E4%B8%80%E5%8F%AAistp%E7%9A%84%E8%87%AA%E8%BF%B0/
CC-BY-NC 4.0
Comments

小透明的README

Abandoned Shore

站在只有一个人的海岸上,内陆的那一边有一面洋红色的半透明的光幕,透过去能看到嘈杂的城市和繁忙的人群。有时也会有人走进来。每走进一个人,那光幕就变得更加不透明了,直到已经看不到对面的景象的时候,他们便自己离开了,而那光幕又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两个月前和一个早在初三暑假就认识的朋友聊天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两年变了。又测了一次MBTI发现自己从ESTJ变成了ISTP。仔细想想自己好像确实不喜欢(大量)社交了。以前的自己是个有求必应的人,会为一些“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情付出很多——尝试改变别人过时的想法,维护好和大多数人的关系……不过现在更加注重少数人和自己了——生日聚会排第一的要求是人数少于五人,和不是很熟的人讨论事情与其电话甚至见面宁可IM当然email再好不过,出门不带降噪耳机无法忍受地铁里嘈杂的人群声,用看书、跑步、编程等等一个人的活动填补空余的时间。当然并不自闭——很好的朋友还是有的,而且很享受在一起的时光,不过聊天的内容很少触及自己的生活就是了。

要说从E变成I的原因,感觉是小透明尝试改变了许多人,却发现固执的不是自己,或者说不仅仅是自己,而是世界上每一个人。每当小透明有理有据地希望能够做些什么改变别人的想法的时候,他们总是不耐烦地说:“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有问题吗,你为什么偏要这么想?”而当别人给小透明无来由的“建议”的时候,小透明却会被说“你凭什么不能接受我的建议。”后来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该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不尝试“教育”别人也不轻易接受别人的“教育”。

现在小透明感觉自己的社交就是保持在一个小圈子里——很享受三四个人的环境(两个人当不想接话的时候就会冷场,人太多又头大焦虑,似乎随时话柄就要落到我头上)。其实这个圈子里大家互相都了解,所以也不会触及别人觉得敏感的话题,时常也会有欢声笑语,也是让一段时间累积的负能量烟消云散的好方法。

反观这段时间introvert的lifestyle,其实很充实——看到有趣的repo就去研究它的源码,读到有趣的文章就收藏到pocket里慢慢品味,发现感兴趣的东西就去查阅资料动手学习,抬头看到今天天气不错就出去来一个LSD。相比和一群不熟的人聊着transcript里把我的话改成填空题可以当做中文考试题目的无意义的聊天,这些活动有意义得多。

Unstoppable Undercurrent

海水蓝的就像是用墨水染出的一样,很厚重的感觉。海看起来十分平静,但其实每一次海浪看似无力地拍打在沙滩上都是海水里的每一个分子同步剧烈运动的结果,其蕴含的能量是无法阻挡的。

记得小时候(小学差不多?)的小透明是个脾气很大的人,因此也吃了不少的亏。后来慢慢发觉发火是处理问题的下下策而且通常发火是自己理屈的标志。现在自己已经学会了当和不讲道理的人争取事物的时候,用强硬的语气来取代发火。然而,现在没有人说小透明脾气不好了,却被改说无情……introverts大概一般都不习惯流露自己的感情吧,ISTP一般也倾向于在交流中展现自己Thinking的一面。但小透明猜测所有的introverts的脑中应该都有一张巨大的银幕,每天演绎着自导自演的电影:今天为世事的无常而叹息,明天为天边的美景而感叹,后天又为美好的理想而沉浸……当然作为一只ISTP,小透明虽然有着这么多wonder,还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小透明的原则是,有事交给我做嘛?如果有我马上就开始,如果没有,你的话能让我或者让你开心嘛,如果也不能,那你打扰我干啥。btw:不过也真是可惜,想象力这么丰富却没有艺术细胞hhh

有一句话说的不错,一个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小透明发觉自己对周边和自己关系不大的事物不在那么关心以后,对自己内心的想法确实越来越敏感了……感觉自己的情绪对自己的冲击越来越明显:可能只是走在人行道上看着破碎的地砖就联想到自己的一些事情,从neutual变成失神到哭出来……

不过,最近小透明有点撑不住自己的情感了……

很久很久以前,小透明在自己的脑中筑起了一道墙——防止外部大量根本来不及处理筛选的信息影响自己的想法。也防止自己不成熟的想法一不小心溜出了嘴。一直以来,小透明心灵的核心永远是风平浪静的——和谐、与世无争。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那里出现了一些波浪,这些波浪在风的助力下放大、反射、共振,最终像惊涛骇浪一般拍打在自己的意识上……当这些强烈的情感——无助、压抑、空虚来临的时候,整个人是束手无策的,只能让它们在意识里横行霸道。希望以后顺利的事情能多一点吧,事情顺利了自然也不会这样了……

Distant Lighthouse

海岸线的另一头立着一座灯塔,塔上的领航灯不知道为了谁一直旋转着。有那么一瞬间那领航灯照亮了我的脸,而我还没来得及抬起头,灯光就无情地离开了。

这两年看起来很多事都不按小透明的想法发展呢——自己都觉得没谱的考试人品爆发,自己觉得稳了的事情却反而以失败告终。一想到未来就头痛了呢……无尽的未知数立刻就耗尽了大脑的资源,还是宁愿活在当下吧。最近似乎有一句很流行的鸡汤:“为什么会负能,因为对一切事情期望结果。”虽说的确是这样,但如果不期望事情有结果,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呢?要说小透明对未来的最终向往大概就是自己能entertain自己吧,不求有社会地位——都是虚幻的东西,说没就没而且还树大招风,只求能得到身边人的理解,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支撑自己幸福下去。